座落在高雄新水岸生活經濟中心的統一夢時代複合式賣場於今年十月開幕,剛開張的新鮮感配合上捷運通車的便利,為這南台灣第一大商場帶來了可觀的人潮。其中標高102.5公尺的巨型摩天輪「高雄之眼」更是大排長龍,每天都有許多人擠著要搭乘,尤其入夜後的人群更是有增無減。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四號晚上十一點五十六分,也就是聖誕夜。只不過看高雄這夜晚比白天還熱鬧的情景,聖誕老公公還是太陽高掛時來送禮物比較不會引人注目吧?


        「哇!從這裡整個高雄都看的一清二楚耶!!」畫著薄妝的女孩子高興的笑著,並看著窗外。


        「對呀!!而且這是東南亞最高的摩天輪喔!!」那男生得意的說著,心裡想聖誕節前夕帶女朋友來這裡真是來對了。


        「哇!!好厲害喔!!」女孩子喜滋滋的說著,跟著又指著底下的高雄夜景說:「你看那裡!!你看那裡!!整個水岸邊都在閃爍,好漂亮喔!!」


        「喔!!那裡是前兩年才開放的漁人碼頭!!可以說是擠滿了各式各樣餐廳的水泥岸呢。附近有香蕉棚、高雄港史館等景點。本來漁人碼頭的景觀很好,可是花了快兩億包下B.O.T的大卡威開發公司,選擇了最快的成本回收方式,就是把他分割賣給各式各樣的高級餐廳,還蓋了一棟大建築,裡面充滿各式各樣的便宜餐聽,就像百貨公司底層的美食區一樣。外面餐桌椅的密度之高可以說是連行走都會感到困難。」那男生用分析的口吻說著,跟著又指著遠方第一出港口處。

 

        「假如要享受美食加上高雄港美景的話,我推薦位於西子灣的前英國領事館。雖然文化局在重新整修之後委托給漢萊公司變成餐廳,可是在裡面仍可以看到不少歷史介紹,古典的西洋紅磚建築與現場演奏,配上從高臨視而下的高港美景,人擠人的漁人碼頭可就遜色不少呢!!」


        「天呀!!我認識你這麼久了,從來都不知道你這麼厲害呢!你怎麼會懂著麼多呀?」那女生捂著嘴巴,不敢相信目前坐在她對面的是她男朋友。

        「為什麼呢?......誰叫我是藍色黑盒子寫的小說中拿來做開場用的路人甲角色,不懂多一點怎麼搶鏡頭呢?」男生本來很得意,不過之後無奈地搖頭說著。

       就在這時候,他們所搭乘的車廂逐漸往摩天輪的最高點轉去,遠方也開始傳來鐘聲,煙火從四處串起。「沒想到一聊就過了12點了。」男生趕緊打開隨身攜帶的背包,拿出一瓶香檳與用紙盒裝好的兩個玻璃高腳杯。「啵!」一聲開瓶後,那男子趕緊趁泡沫沒溢完前,在兩個玻璃杯內裝滿淡紅色的酒精飲品。


        「Merry Christmas!!」女生高興的說著。


        「Merry Christmas to you, too」男生也說著,接著兩人乾杯,享受著溫馨的寧靜。


         輕微的金屬叩叩聲有規律地傳來,臉蛋微紅的女孩子有點緊張的說:「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男生回答說:「沒有呀!你可能聽錯了吧?」不過他才剛說完自己也就聽到那規律的敲擊聲,露出疑惑的表情。


        「該不會是摩天輪故障了吧?」女生有點膽小,緊張地問。


        「不會呀!!這才剛完工不到兩個月,照理說不會有問題的,而且摩天輪還在轉,並沒有停止說?」男生不肯定地說著。


        「而且聲音聽起來像是從......」接著兩人緩緩地抬起頭來,往聲音的來源望去。

 

t9Ok SAwMTE=_Uog1AR8rTlil

 

 


         細細的雜訊聲從藍芽耳機傳來,接著是人說話的聲音:「12點過了,你知道了吧?」


        「我清楚得很,從地面上到處傳來的歡呼聲不用看手錶都知道。」這男子雙手插在大衣口袋,緩緩地踏著步伐。


        「那你應該要出現了,已經是集合的時間了!!快點到集合點來,不要偷懶了!!」對方的口氣有點不耐煩。


        「是是是,大小姐。我馬上就到。」他無奈地摘掉耳機,收回黑色褲間的口袋裡。


        他,身穿黑色的緊身衣,外面披著黑色大衣,站在南台灣新地標「高雄之眼」的最頂端。嚴格來說他應該不是「站」,而是順著摩天輪的轉速往反方向行走,使得他能夠一直維持在最頂端。


        「Fly Baby! Fly!!」某電影的台詞突然閃過他腦中,高空的風吹得他的頭髮亂飛,大衣飄起,但是他卻絲毫沒有站不穩的跡象。他微笑著,在右手戴的特殊電子錶上按下一個鍵,整個人馬上被風吹離摩天輪,並以重力加速度往下掉。用國二程度的物理公式可以推出,他只要4秒半就會粉身碎骨。不過在聽到著地碎裂的聲音之前,大衣的披風尾端束直了起來,整件長袍就像滑翔翼般,帶領著他飛離夢時代商場。

 


        他降落在某個公寓跟公寓之間的小巷子,那硬直的滑翔翼又恢復成柔軟的大衣了。來到某個角落,他低語道:「代號亮,c103683。」接著他伸出手來按在水泥牆上某一處,藍光從其中透出來。「識別碼正確,核准進入。」於是他腳下長寬一公尺矩形大小的柏油路面往下沉,不一會他就消失在小巷子裡。


         下面是充滿著冷色系、高科技感的居留所,在台灣或是世界各地都有不少這種地方,只要有通行密碼就可隨意進入,所以常常是大家在躲匿時或是聯合任務的集合兼指揮所。

 


        「你總算來了!!」牆壁上投影著一個人,這是他的新上司「文」,一位年過四十的單身女子,總是給人不可一世的感覺。(這純粹是講說,這兩人不會發生戀愛故事。XD)


        「嗨嗨,有什麼事,快說。」亮翹著腳坐在椅子上,敲著桌子不耐煩地聽她說。


        「我怎麼說都是你的上司,你對我的態度最好改一改。」文瞪著亮。


        亮嘆了口氣,放軟語調,他懶得跟她爭執。「是,文前輩,請問這次任務的內容是什麼?」


        「這次的任務是「歸趙」,任務危險度是S級,你一定要小心。任務目標現在傳到你那裡。」文剛說完,桌上的螢幕就顯示了這次任務的主要目標,與任務內容。


        亮敲著鍵盤大略看了一下:「間諜逃離?」


        文說:「是的,這是最近才從C國內線傳來的消息,代號「梵」的幹員,竟然是他們情報部滲透進來的奸細。預計今天凌晨2點他會從壽山後面的廢棄軍營搭乘直昇機逃離,由於他是負責新兵訓練課程的一員,所以假如讓他回去的話,我方的訓練模式就會被詳細分析並且破解。目前有多少內容已經被傳遞回C國,我們正在分析,最糟狀況是要重新規劃訓練課程。」


        亮又盯著螢幕:「他已經待了20年!?根本就是前輩級的角色了,你派我一個人待不到七、八年的傢伙去幹這差事?其他前輩們呢?」


        文嘆了口氣:「很遺憾,目前有比這更重大的任務讓他們一定要待命中,這也就是梵選在今晚逃離的原因。他是前輩級的,這也是任務列為S級的理由,很可惜人手不足的關係,你今天必須自己行動,別死了,我才剛上任下屬就死了後續處理會很麻煩。就這樣,祝武運。」


        牆上的大螢幕中文的面孔剛消失,一個筆筒就砸在上面

 

        「死老太婆!!」亮咒罵著。


        這時螢幕又亮了起來,是科技開發組的邦(這些名字都是臨時想的,沒有代表任何人的意思,到時候可能會依情況把名字都改掉吧。Orz):「嘿!亮,還好嗎?」


        亮嘟噥著說:「目前還沒死透,不過待在她下面,遲早會被她玩死。」


        邦知道他在說什麼,尷尬的笑了一下,說:「先別說這個了,聽我同事說你把磁力吸附鞋拿走了?」


        「是呀!我今天去找你結果你不在,所以就拿來玩玩。」亮滿不在乎的回答,現在正穿在他翹在桌面的腳上呢!


        「你知道那還在研發中嗎?很不穩定。假如有強力電流通過,它的磁力吸附功能就會因為價電子亂流而失效,要重新啟動才可以。而且混合金屬表面的磁力構成也不算成熟,可能會突然間吸取不到或者磁力吸取範圍從4公尺縮小......」


        「你不用解釋了,我剛已經去試過了。走在摩天輪上就像在平地走路呢!」亮擺一擺手。


        「你試過了!?」邦睜著眼睛看螢幕,接著又做回位子上說:「唉!反正我已經把它可能發生的危險性都告訴你了,你假如不怕就沒事......」


        「假如沒事的話我也要離開了,從這裡過去要半小時呢!」亮沒等邦說完就切掉通訊,起身離居留所,只留下黑暗的房子與唯一亮著的電腦螢幕。

 

 


         耳邊的藍牙耳機又響起了文的聲音:「亮,你現在到哪了。」


        亮騎在機車上,說:「距離目的地還有15分鐘吧?」文說:「剛才監聽部在壽山後面已經發現直升經螺旋槳聲,看來他比我們想像中的早到達廢棄基地,準備離開了。」


        「該死!!從這裡絕對趕不到的。」亮說,就算催到250也是來不及的。「我們打算派直昇機直接去接你,你選個空曠的頂樓或是空地,我們會追蹤你的信號。」


        亮開著四周,瞄到全高雄最高的東帝士大樓,現在每層燈光都亮著,行成另一種燈「塔」。


        「不用了,我自己有辦法。」亮說。


        「你在說什麼!?怎麼可能趕得到!!?」文還要接下去說,不過亮把耳機拿下,切斷了通訊。跟著他身一側,急轉煞車,以一腳為支點,讓機車在高速行使下作了個轉彎,隨即改變方向行去。


        這裡是東帝士大樓前的八線雙向大道:星光大道。亮不斷加快速度,手都快抓不住油門了。左側右斜的他穿梭在車陣中,每台車子都依照都普勒效應似的聲音不斷從耳邊閃過,巨型景觀噴水池的水霧襲在他臉上就有如噴沙一般的疼痛,可是他都沒特意去留心這些發生在他週邊的事,他必須抓準時機,才有可能成功。


        整台車子以時速兩百五十公里狂飆,眼看一下下星光大道已經到底了,再下去他將會衝入海洋之星的溝渠內。「就是現在。」亮說,隨即放手,身後因為高速不斷飛舞的大衣披風也在同時間束直。


        「轟嚨!!!!!!!」以超高速衝入溝渠內的機車停不下來似的,在水裡衝了快十米才止住,整個衝擊引發了巨大的聲響與高數十丈的一排水花。附近的駕駛人跟行人都被這突發其來的情況震住,大家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慢慢地才有人朝向仍不段有泡沫浮出的溝渠移去。

        而亮則是在衝擊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的那一瞬間,利用之前加速而來的慣性加上披風混入黑暗的高雄夜空之中。滑翔中的他乘著風勢往45層飛去,也就是下面兩棟與中間那一棟接合的部分上面一些。在快要飛到時他啟動磁力吸附鞋,於要碰到的那一瞬間把整個滑翔翼朝上,利用之前的衝力貼著大樓的玻璃璧垂直向上。在衝勢減緩之後才把腳底貼在大樓的金屬邊緣上,這時披風也恢復原來的形狀,隨風飄揚著。標高378公尺,頂層位於347.5公尺的東帝士大樓,亮目前位於三棟接合的地方上面一點點,也就是海拔270公尺處。亮忍著強風,拖著地心引力向上跑。住在飯店內的居民不知為何都有聽到窗外傳來的叩叩聲響與黑影閃過,但是基於安全與上層風速強大之故,安全玻璃都只能先開一點點,也無法看整個窗外四周,所以大家也沒特別放在心上。


        用飛奔的速度來到了頂層,亮站在巨型電波塔上,整個高雄市景一覽無遺,雖然已經凌晨,可是不少地方仍是熱鬧無比,城市的喧囂只有到早晨才會停止呢!平常從底下看就像一小點的飛安警示燈,亮就貼在其巨大的身型旁,此時更依照規律地閃爍著。

sky1rd7


        亮戴起了墨鏡,本來閃亮的城市變成幽暗的墨綠色。跟著又轉成紅外線追蹤功能,一切的景觀都變成由白到紅的洋紅色係漸層。這時,從壽山方向,他看到一個熱點正在遠離,從這裡往他前進的航線飛去的話,預計不到數分鐘就可以碰面。

 

        「Bingo!」亮微笑了一下,任憑披風在頂層的狂風中搖擺,轉頭確認背後沒有任何障礙物後,他解除磁力吸附器往上一跳,整個人就被風往後吹,接著大衣的披風再次撐開,他往直昇機的固定航向飛去。


        亮先飛到比直昇機高的地方去,因為他知道梵為了躲避雷達搜索,絕對不會飛太高,接著在利用俯衝之勢往他估計的交會點,也就是高雄港外海不遠處衝去。風聲不對的從他耳邊呼嘯過,亮雙手貼身體,盡量減少阻力。不久之後,不需要靠熱感應就可以目測到直昇機了,他知道他們即將到達交會點。這時直昇機也看到飛在他左前發的黑影,想要及時往右側來躲過,不過已經太遲了,亮飛衝過去的同時放鬆披風並收入背後以避免被他的螺旋槳氣流捲入,本來往前衝之勢接著落下。亮伸出雙手勾著直昇機下的桿狀物,利用衝力腰力一扭,就像盪單槓似地轉動,雙腳啟動磁力吸附功能,固定在直昇機底部。


        機駕駛也知道有人正在他底下,於是左歪右拐,想要把他甩掉,但是他卻不知道那人早已經穩穩的吸在他底下了。亮再翻身一轉,來到了直昇機左側面,雙腳站立在桿上,身體蹲趴著機壁,避免被機內的人看到。他透過窗戶偷偷瞄了一下,只見頭戴耳機的駕駛還不知道他已經在機側了,仍是左右側身往下望去,希望能夠確認他被甩掉了沒。亮抓緊時機,左手伸入懷中解開槍背袋扣環,拿出M92戰術版(沒辦法,我認的槍仍是有限,就請生存的夥伴們見諒了。Orz),右手搭扣在機門把手上,一骨作氣破門而入,槍指著駕駛頭部,從他的側面看來,跟他在電腦上看到的照片是一樣的人,他就是「梵」。


        「不要亂動,假如你有任何可疑的行為,我將開槍射擊。」亮說,他知道對於他不能有任何心軟,因為梵入行比他久,又是負責訓練課程的,所以只要一稍稍懈怠,去見閻羅的就是他自己。


        梵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可是握在操縱桿上的右手突然向左一轉,整台直昇機立即向左翻轉。這時吸附在金屬桿上鞋子穩住了亮,要不是有這個的話,他早就被甩出去了。等直昇機立直後,亮一槍擊在操縱趕上,整個直升級立即處於失控狀態,開始亂飛,整個直昇機瘋狂搖動著,梵因為有繫安全帶所以沒被甩掉,而亮的右手則是必須要抓著直升機艙頂,但是左手在晃動中仍盡力瞄準著梵。


        「想要用這種方法把我甩掉是不可能的,你放棄吧。」亮說。
        這時梵的表情從緊繃鬆下,頹然的嘆了口氣,說:「我負責教學課程的,我很清楚。」

 

        頓了一下,梵繼續說:「當有重要人士叛逃,特別是危險度S級時,不能有任何妥協情況,否則即有可能導致自己死亡。」


        梵說完舉起了雙手,但是直昇機仍然不受控制,邊往前邊往海面衝去。「很抱歉,依照S.O.M組織的規定,我要帶你回去總部才行。不過直昇機已經失控,我無法同時帶另外一人飛行(純粹是藉口,一是因為帶他飛行可能會被偷襲,二是因為他不是美女。XD),所以我只好就地解決你了。」接著亮在瘋狂晃動的直昇機中解開安全鎖,表示他是認真的。


        「是嗎?」梵苦笑著。「那就請你瞄準一點吧,不要射歪了。」說完就閉上眼睛。

 

        這時,亮猶豫著,握在板機上的食指一直沒扣下,難道這又是一個計謀?他根本就不是梵?真正的梵已經從另外一條路逃走,這只是他買通的替死鬼?


        「你再不快點,直昇機就要撞入水面,你也就沒機會飛囉!」梵緩緩睜開了眼睛,向亮說。


        「閉嘴!!我自己會決定」亮仍是盯著梵,不過沒有開槍。


        「我只想問你,你真的是間諜嗎?你絲毫沒有那種感覺,應該說你沒有身為間諜的覺悟。」


        「哈哈哈!同情起你的敵人了?我只能告訴你,我真的是幹員的一個,只不過我從很久以前就只負責教官職務而已。但是我已經厭倦了訓練殺人機器的生活,每當一次任務成功,我就知道在某國又有某人因為我而犧牲了,無論是對我們國家或是對組織或是對幹員,只要有危險,就要派人去清除他們。我已經厭倦了,我知道逃避不會解決問題,可是我不想要再背負這罪惡了。我累了,我只想安度晚年,但我很清楚S.O.M是不會放過我的,你就開槍吧!再不開就來不及了。」劇烈晃動且搖百的直昇機眼看就要撞入水面。


        「那就請你到地獄去懺悔吧!順便跟那些人道聲歉。」亮停了一下,想起今天是聖誕節了。

 

        「Merry Christmas!!」


        他補充著說,接著扣下板機。直昇機旋翼碰到水面,激起了大量水花,跟著整台直昇機撞入海裡,接著在海裡產生一鼓衝力,水柱衝出海面,不斷有泡沫冒出,浪成輻射狀往墜落點散去。

 

 

 

 

884foxwhiteyg6


         今天是聖誕節,雖然炎熱的高雄沒有下雪,不過到處還是充滿著商人的聖誕節氣息,彷彿在店內掛個聖誕樹,多加一句「Merry Christmas」就可以使自己的產品扯上這關係,多賺一筆。


        不過政府是不打烊的,尤其是S.O.M,整個總部沒有任何過節的氣息,這裡一年四季都是這樣。文穿著套裝走在白淨光明的長廊上,跟在她身邊的是她的貼身秘書。那秘書不斷地跟她說著一些事情細節,文只有聽著,並沒有停下快色的步伐之意。


        「那亮現在呢?」文問著。


        「正在海巡署的休息室內,從直昇機爆炸後,漂了三四個小時的水,已經疲倦了吧?」秘書回答著,接著兩人轉了個彎。


        「確認「梵」已經被消除了嗎?」文問著,不過並沒有轉頭看她秘書,仍是正對著前方。


        「從監聽器中的聲音分析,那一個槍聲後是頭部被貫穿的聲響,雖然當時有螺旋槳撞擊水面的聲音干擾,不過分析部的認為那子彈擊中了他的腦部沒錯。」秘書邊試著追上文的腳步,邊看著手上的文件說著。


        「那亮的說詞呢?」


        「他說在開了那槍後,整個後座力加上直昇機的晃動把他甩了出去,所以他沒有明顯確認。」


        「甩出去?他沒抓穩嗎?」


        「亮說當時在街道上他曾經用腳來強制機車高速轉彎,可能是這劇烈摩擦導致電磁吸附鞋失去功能,沒預料到的他就因此被甩出去。科技部門的邦也證實那電磁吸附鞋仍在實驗中,非常不穩定,這樣的摩擦可能會導致失常。」


        「那他沒命中囉?」


        「不,他認為之後被震出去,但是子彈已經貫穿他腦部了。且從以往的射擊紀錄來看,他這次失誤的機率很小。」秘書說。


        「那是他自己確定要射擊目標為前提下。那有找到直昇機殘骸跟「梵」的屍體嗎?」文繼續問著。


        「直昇機墜毀處已經跨過國際海規法的理論海域範圍,進入鄰國。所以我們無法越界進行打撈,對方也不肯透露任何失事地點的探察結果。海巡署傳隻在海域邊界有打撈到些隨著海流漂來的直昇機殘骸。不過到目前都沒有發現梵的屍體,也沒有在鄰國海岸聽到任何有關他的可能消息。」


        「直接墜海的直昇機怎麼會爆炸?」文跟她的秘書繼續走著,穿過人群。


        「分析部認為是墜毀時先碰海的螺旋桿曲斜砍入後備油箱所致。」


        「那認為梵被消除的機率多少?」


        「就算第一槍沒有完全殺了他,直昇機的爆炸加上其他可能性變動因素總合起來,分析部認為他已經死亡的可能性是95.45%」


        「也就是說理論上他已經被消除了?」


        「是的。」


        兩人來到了會議室門口,兩名身穿黑西裝的衛兵向她點頭,打開門讓她進去,而她的機要秘書則是被擋在門口。裡面除了她,其他幾個人早就坐定等她了。

 


        「報告這次行動的結果吧!」其中一個說話。


        「是的!於12/25,1:27AM,確認逃亡目標,前幹員「梵」已遭到消除,執行人是「亮」。他在行動後由於落海,所以一直到2小時前才由海巡署接獲,目前待在海巡署那,暫作待命。」文沒有坐下,站著跟大家報告。


        那人點點頭後,說:「很好,只要「梵」不在,那就沒事了。我宣布這次行動結束,亮也可以收回待命狀態。以上」

 


        文敬了禮,接著就離開會議室。站在門口的秘書看到文走出來後,趕緊跟上她上司的腳步。


        「裡面狀況如何?」


        「你也知道,他們只問結果,不問細節。幫我聯繫亮。」


        「是的。」

 

 

 


        位於第二出港口旁的信號塔,隔壁就是海巡署辦公室之一,與對面的景點高字塔相望,但是卻一點也不熱鬧,反而添加了肅靜的氣息。亮正坐在海巡署的休息室中,脫下大衣與那沉重的鞋子還有繫在腰帶上的各式裝備,身上披著白色大毛巾,手正握著一杯熱可可。


        「這位先生,有你的電話。對方只說是你的上司。」身穿橘、白色制服的海巡署員警打開了門並遞了一隻無線電話給他,亮嘆了口氣,雖然耳機在海中遺失了,不過文仍是不放過他。他接過電話,示意那名員警離開。等那員警把門關上後,他拿起電話:「我是亮。」


        「你還好嗎?」真是客套,亮心想。


        「還算可以,體力有點恢復了。」


        「好,那我問你。你確認「梵」已經消除了嗎?」


        「我當時應該有命中他,只是之後被震開了,接著直昇機爆炸時的浪又把我沖走......」


        「我不是問你的說詞,我是問他是否被消除了。」文的聲音直接打斷他。


        「他應該活不了了.......」


        「你˙是˙否˙肯˙定˙他被消除了,我問題夠清楚了吧?」

 

 


        「.............是,我肯定他已經被消除了。」亮回答。


        「很好,那就這樣。」文準備要掛電話時,亮插了話進來


        「等一下!」


        「怎麼了?你偽造的身分已經送去海巡署了,他們不會為難你的。」


        「我在想,我今年積的假沒用完,剩下不到一週今年就結束了,剩下的時可不可以就讓我休息呢?」亮說


        「............好,我准許你放假到明年一月一日,不過假期期間總部仍然保有非常徵招的權利,別跑太遠。祝假期愉快,新年快樂。」


        「你也是。」說完文就掛斷了。明明是祝福,一點都沒那種感覺,亮在心裡嘟噥道。

 

 

image

 


         晚上,在酒吧。亮一個人坐在吧台。「嘿!好久不見了!堂堂聖誕節怎麼一個人呢?」亮轉頭一看,翰正推開玻璃門走進這幽暗的酒吧。


        「呦!從台北回來啦?」


        「怎麼這麼個有氣無力?好友回來竟不打招呼。我也是今天開始放假,到明年初。有計畫要去哪玩嗎?」翰拍著亮的肩膀問。


        「沒有吧!好好休息,心累了。最近才接了一個討人厭的任務。」亮說著,跟著玩弄著他手上內杯青翠的冰島綠茶。


        「也對,好好休息吧!」酒保遞了杯紫紅色的落神調酒給翰時,翰說。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說啊,只不過回不回答是我的權利」翰說。


        「一個因為身體負傷不適何執行任務而轉入教官行列的前幹員,怎麼想危險度都不到S級呀!」亮說著。


        「嗯......可能是因為他比我們更熟知我們的戰略與思考邏輯吧? 所以他會使用心理戰來彌補行動上的缺陷......」翰說著。


        「還有我今天在總部時,遇到了幾個我執行任務時也在待命的前輩們,不過待命命令已經解除了,只有不到兩三天的待命命令真是奇怪。另外就是發現除了我和一些幹員外,其他的幹員一大部分都是由他訓練或是認識他的人。明知對方是危險度S級,為什麼不找前輩他們呢?」亮問。


        「怕雖然對方是間諜,但是多年的情誼仍會使他們下不了手吧?」翰邊喝邊答。


        「最後一個問題是......總部怎麼知道他是間諜的?從文提供的背景資料來看,他並沒有特別值得懷疑的行為。假如他不是間諜,只是總部硬要除掉他的話......」


        翰把落神調酒一飲而盡,站起來說:「你想太多了,這樣想下去會沒完沒了。聖誕節結束前還有四小時多,趁這機會去玩玩吧!還是找個女的陪你過節也可以呀。我先走了。」翰把錢放在吧台上,推門就要離開時。

 


        「喂!翰......」


        「嗯?」


        「剛剛的對話就只能有我們兩個知道。另外,Merry Christmas.」


        「我不會說的,Merry Christmas!」


        說完翰就離開酒吧,剩下門上的吊鈴仍在作響。


        「不要想太多嗎......」亮看著手上這杯,一飲而盡。

 


        <完>

 

後記:裡面用的圖片是從我電腦中的圖庫找出來的,因此原作者是誰都忘了Orz。假如你的圖片有被刊出來且很不高興的話,請跟小弟說一聲,我會立刻拿掉。(2009.05.30)

創作者介紹

藍色黑盒子的心小站

eb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