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從我哥的網誌轉路過來的,這篇是我哥寫的.恩.好文章,與大家分享


        這是我過年期間在整理照片的時候,心中所浮現的一個詞。當師奶與粉絲依照著影歌星來台的行事曆照表操課的時候,我的父母親也依循著一組行事曆,全台灣走透透,他們依循著季節,探訪北部的櫻花、梅花,陽明山的紫滕、杜鵑,阿里山的海棠與紫滕,東海的鳳凰木,台南的黃花風鈴木,澄清湖的荷花等等,每年像是去拜訪老朋友,帶著問候與關心,帶走喜悅與滿足。


        下起雨,爸媽會先擔心花季的花苞會被打落;冷鋒至,他們又會擔心花苞凍傷。每一年的某些時候,會聽見他們討論著今年的花比去年漂亮,或是今年太暖沒有漂亮的櫻花,他們會因為錯過紫藤的花季感到可惜,會為了一睹花海長途跋涉。小時候跟他們出去玩,其實是相當無趣的,別人的爸媽會帶他們到遊樂園區,就算上不了海盜船,只少還可以在咖啡杯轉呀轉;而我卻是跟著父母親到某個風景區,特地去看一株木頭。我會很不耐煩的催著他們,當他們腳步還留連在綠蔭或是藤蔓,我感受不到這些綠色事物的生命力,只有偶爾在它們的上頭,我可以抓個一兩隻毛蟲,惡作劇地嚇唬我媽。


         他們認得每一棵樹木,好像有個別的名字,又好像樹上寫著門牌號碼,像是「某某轉角後的第幾個口數過來的第幾棵樹」這類的地址,他們會在明年來到同樣的地方,記得同一株花、一棵樹去年的樣子。


        2004年的暑假,我在美國的期間,他們兩佬決定成立一家店面,交換著對自然、對植物的喜好,推廣健康與保健的相關產品,店名是「薰衣草田」,那是早在薰衣草被偶像劇過度炒作前就決定的名字。於是,在紫色的招牌之下,窗檯種滿薰衣草,店門口則打造成了一片花園,一畝他們倆可以耕耘來分享給大家的田。坐在店裡,可以看到爸爸為了配合陽光照射的位子,拖著沉重的大型盆栽移形變位,在颱風天則是冒雨固定花草與枝幹。沒有什麼人能理解他們,這家店在很多人心中,也許只是一間可以免費用骨瓷喝高級英國茶的地方,想到就來店裡坐坐,相較於不遠轉角處的昂貴午茶,我媽選材用料可是不惜工本,對所有的客人與朋友都是如此不計較。


         看在我的眼裡,很多不過是看我爸媽好欺負來占便宜的草包。


         可是,他們似乎很高興有人進入他們栽培的薰衣草田,即使客人每次吃了昂貴的蛋糕(原本是我們要自己吃的),用上萬的骨瓷喝了免費的昂貴英國茶,什麼產品都沒有買,還來找爸媽排解家庭問題與親子關係,事後爸媽卻總是有滿足的微笑,隨著客人的腳步緩緩送走他們,還不忘叮囑有空過來坐坐,我心想,他們一定會的,有免費的高級午茶,為什麼不來呢?


         當我向他們告誡的時候,他們總是告訴我,對朋友不用計較這麼多。我想,他們很執著於將自己對花花草草的熱愛,傳達給每位與他們接觸的人。當他們滿懷熱情的解釋天然的重要性的時候,我卻注意到客人只顧著將蛋糕往嘴裡送。


         要他們收回對人的這種慷慨嗎?我想不太可能,對一草一木他們都如此的疼惜,好像自己的子女,就算長醜了,也捨不得把它鏟起來丟掉,只是把它栽到另一個花盆,又希望它能從新長好。相信有很多父母對子女,都還沒有像我爸媽對植物的關懷。他們對植物都如此,對人豈可能計較。


        因為要發展新的事業,我們父母不得不將自己的一畝田轉給他人,結束了一年半左右的農耕生活。充滿著不捨,又滿懷著對未來的期盼,他們在人生的五十歲,曾經很有勇氣的圓了一個夢,很辛苦、很孤獨,但是他們的理想與愛心,深深植入了每一條葉脈、每一片花瓣。試問又有多少人,敢在他們的年紀,勇敢地追求過自己的夢、自己的一畝田?


        接手店面的人,喜歡我爸媽在店門口的花草,我的父母在無暇照顧之下,願意將草木留給新的店家。然而店家就這麼把盆景們丟了兩三天不澆水,讓我爸媽又受不了,親自提著水桶去澆花。好像自己的女兒給人家蹧蹋一樣地不捨。


         我很想對我的父母親說:「花草遠比人心單純,你們用愛花草無私的心對待人時,千萬得小心,花木會在你們細心的照料下回報盛開的花,但是人則會對你們無私的分享下軟土深掘。」


        今年的櫻花,又在他們倆殷切地期盼下,開得特別的好。

創作者介紹

藍色黑盒子的心小站

eb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