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單方面從母親那接收溫暖孕育十個月後,初次到這世界上的我們,單方面的做著我們「只能做」的事情,用此單調的方式跟外界溝通。我們從零開始成長。

 

隨著毛髮的增多與變長,我們的行為舉動越來越豐富,漸漸的,父母們開始限制行動,也讓我們學到什麼是「不能做」的。我們慢慢的成長。

 

身體檢查中數據的上升,讓這些不能做的事緩慢減少,接著,長輩們「允許做」的事情也慢慢增加。我們又成長了些許。

 

脫離了管控,和在接觸多樣媒體後,羽翼漸豐的我,開始相信只要有「夢想」,什麼都「能做」。這時的我,認為自己總算成長了。

 

但在缺少保護網後,隨著接觸的外在世界,還有現實層面越來越多,也認清了自己能力的界線,開始知道什麼是「做不到的」。我一個很親的人說:「當你知道自己哪裡做不到時,才是真正的成長。」

 

現在的我,正在體會「做不到」這階段,但我相信,以自己的方式與磨練,去達成「夢想」,把這做不到的事情給「做到」。那時候,我應該又成長了吧?

創作者介紹

藍色黑盒子的心小站

eb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