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在3月20的熊隊球迷打氣會時,某電視台的攝影機大哥在球員剛跳完舞時跑來找我,問我是不是熊迷,希望能夠採訪我,我當然是說OK囉。他的問題大意如下:「去年熊隊發生了許多人打假球被抓,請問這會不會影響到你今年支持這支球隊?」這樣的問題。我家沒電視機,且我也不認為我回答得很好,結結巴巴的,加上之後我有看到他又訪問其他球迷,因此我想我被訪問的片段應該不會放上新聞吧?就算有我也不在意。

 

我的回答大致上如下:「雖然去年底的這一連串事件讓很多人都很傷心心痛,但是也是有不少球員認真努力的球場上打球,因此我還是會進場去支持他們。」一整個就是很官僚式的回答,但我還是一樣講的不是很好,其實是我當時心裡一直在掙扎要不要把我真正想講的講出來。但之後想一想,我是代表LaNew的球迷身分在發言,且我要說的假如被斷章取義或是節錄片段,整個就會走樣,除了偏激外,可能還會對某些人造成攻擊之類的,假如最後變成看到新聞的人說:「看!支持黑熊的都是這種球迷,才會有年年假球啦!」反而更糟糕,因此在腦中掙扎了許久,我還是放棄,說些無關痛癢的回答好了。

 

接下來講講我心裡面真正的看法吧,用簡短幾個字來說的話,就是: 「反正就算假球案繼續發生,也跟我無太大關係,我還是會繼續看球。」

 

當然,我知道這種說法會被認為是很鄉愿、阿Q或是共犯的看法,所以下面要來解釋一下。

 

首先,當我們出生後,在建立價值觀的時候,童話故事帶給我們絕對的黑與白的概念。巫婆與邪惡的後母是壞的、邪惡的,王子與幫助你的仙女一定是好人、正義的。且壞人最後一定不會有好下場,好人最後一定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是隨著年紀增長,見過的世面多後,就可以知道,這個世界不是只有黑跟白這兩色,還有中間一整段灰的漸層光譜。你所認定的白,說不定不是純白,你所認定的黑,對其他人而言說不定是白的。當每個人見到狂擦SKII的蕭薔稱讚她時,也只會說很白,而不是說她白。(一去跟R255G255B255比就漏氣了。)所以,你可以說是面對現實、或是成長為大人,但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在這灰色的光譜中移動著的,很少人是接近全黑或是全白。

 

上面這段跟打假球可能看起來毫無關係,接下來才會提到。

 

跟打假球有關的條件或是因素太多了,從個人到政府,要講可以說個三天三夜說不完,彼此之間又有如龐大的蜘蛛網般的綿密連結,不知要從何切斷或是改善。但簡單來說,最直接的就是控制地下賭場的黑道與球員,間接的就是球團與球迷。

 

在這白道不是全白,黑道不是全黑的世界。要堵絕黑道是不可能的。有時白道的政治人物們要靠黑道的來綁樁,控制地方。或者像是最近有名的慈濟人陳凱倫在兒子出事後也是找黑道老大來撫平一些事情。所以在黑道白道互相幫助利用的狀態下,要完全阻絕黑道是不可能的,加上會玩這地下簽賭的賭客與利益太多了,所以地下賭場只會有消長,但不會完全消失。

 

另外就是,不要把球員想的很神聖。在看「野球孩子」這部電影時,紀錄片導演有採訪少棒隊的小孩,問他說為什麼要打棒球?他說:「以後要打職棒當大明星,賺很多錢養家。」對我們球迷而言,看職棒是興趣,休閒。但對這些球員們來說,職棒是他們的工作,賺錢養家的方法。當你認為打了一二十年的棒球,憑著自己的球技與努力進到職棒圈後,卻換來了像是零簽三萬,且不確定能打幾年,可能會突然間被退休的賺錢方式,這時只要做些小動作,就可以獲得一個月的薪水,對某些人而言可能是一年的薪水。只要看到暗號時做些小指示,就像是警察看到一個紅燈右轉沒抓、在打公文時不小心多打了一兩個標點符號等常出現的紕漏(在棒球圈就像是漏接、被三振、失投球等),這些錢就入袋了,你賺不賺?

 

有人可能會說,像恰恰、鋒哥這類的人是不會去碰賭的,恰恰更是一看到不認識的人在飯局就當場離開,其他球員憑什麼拿打假球當藉口。先不論恰恰鋒哥是否是因為他們的實力,打到退休高薪水收入都沒問題所以不會去放水,而是他們真的就那麼公正不阿。那我想問一下,像這類的人在我們社會上有多少?拿到交通來看,有多少人會真的遇到所有紅燈都停、從沒有在黃線長久停車,在選舉上來看,有多少人當某參選人在買票時,會抱著這是髒錢我絕對不拿(很多人都會想說不賺白不賺,反正我又不投給他),如果你是上面堅守這些原則的人,我為你拍拍手,因為連我都會黃線停車了。(警察不要抓我呀Q_Q)但是,能夠完完全全堅守這些原則的人又有多少個?我們能夠要求每個人都像甘地、聖嚴法師這樣嗎?所以為何又能要求所有的球員們要自身憐愛不打假球,當不少的球員都把打棒球當作「賺錢」的方式時?

 

當然,這些人對棒球環境造成的傷害會是極大的,看看今年那精美的入場數字與公關票灌起來的水與去年差多少,就可以知道這放水球傷害有多大。但同樣的,有多少企業惡意倒閉,老闆還是有錢的要死,底下員工沒錢吃飯。多少政客或是經濟犯掏空銀行、拿走數百億到其他國家去住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然後把爛攤子留給政府。或是用保外就醫,且成立基金會把偷走的錢全部弄到基金會內,所以可以在醫院過好吃好穿好,然後錢又討不回來。不只是棒球而已,而是在不少行業與領域都有這種為了自己利益搞壞大環境的人在。這些球員們只是要「賺錢」而已,也是要養家餬口,跟我們一般人沒什麼兩樣,不可能每一個都是聖人,聖人在一個群體內,永遠只是離峰值。

 

至於做到像恰恰那樣,看到奇怪的人就離開,這太難了。像不少聽到有關地下賭場或是放水球的八卦,都是這樣開頭的:「我爸爸的朋友有一天來家裡泡茶,然後說他有一個誰在當組頭。」或是「我跟XXX認識,然後XXX的誰(兄弟姊妹)之類的在打棒球,然後說……」那這些對話內跟那些有嫌疑或是組頭的碰過面的那些人,是不是全部都有問題?當陳銳在學校經營地下簽賭時,你跟他是同班同學是不是也有問題?我們一般人不打職棒,敏感度當然不如組頭跟球員吃飯,這一段的意思是,你要跟有些底的人碰面或是認識,比想像中的太容易了,又要怎麼要求每個球員都能夠一見到可疑的人就立刻離開,尤其可能還是藉由你的前輩、長輩、朋友、親人牽線時?

 

上面所要說的,就是,大部分的球員都跟我們一般人一樣,處在灰色的地帶,像是恰恰、鋒哥這種接近白的球員,太少了。所以在很多問題改善前,我相信有些有問題的球員還沒被抓出來,而且未來還是會有球員打假球。畢竟不是每個球員都是聖人。

 

那這樣是說我們在這上街頭喊救國球、董事長砸錢想改善職棒環境等作為都是沒用的,當笨蛋的囉?假如只是喊喊口號、拜拜神明、道德勸說就當作有在做改善,這樣當然沒用。不過有兩句話說得好:「會被嘲笑的夢想,才有實現的價值」、「這個國家聰明的人太多了,但也因此沒有人想當笨蛋。就算是我我也不想當呀,但是總是要有人出來扛這個位子。」當薪資、制度等慢慢改善、而不是「我們有我們的玩法」這樣繼續姑息之後,久而久之,會動念想去打假球的人會越來越少。我不敢說會完全消失,但至少會比現在好。而這些笨蛋所做的事看似愚蠢,但也因此會感動人,讓人想去支持追隨他們呀!!

 

所以為什麼我會進場看球呢?在球場敲著啦啦棒、跟著後援團喊口號與唱歌,跟朋友一起看球、擊掌、歡笑、哀怨、閒聊、享受食物、酸球員,看啦啦隊正妹們跳舞、享受看球的氣氛。這些都是非常好的回憶與經驗。因此就算假球案不斷上演,只要我還能夠享受這些,我就還會是選擇進場去看球。

 

回到球迷打氣會那天,當我回答完後,扛攝影機的大哥接著問:「那你明天的開幕戰也會來看囉?」

 

這一次,我就沒有任何猶豫了,直接回答:「是的,我一定會進來看球。」

創作者介紹

藍色黑盒子的心小站

eb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瓜瓜
  • 我也很喜歡九把刀說的那句話 good
  • 那句話真的很棒 很激勵人

    ebian 於 2010/03/23 00:56 回覆

  • hellsting
  • 球員只是凡人
    因為犯了凡人會犯的錯誤
    卻要付出聖人的代價
    我不以為然呀
  • 一般在念別人時都比較容易(我也常犯這個錯)

    其實不只是棒球圈有這類問題 幾乎社會上各個圈子都有 只不過因為我們對棒球比較熟 所以常會有啥政府不救國球呀,政客只消費棒球呀(其實還消費很多東西XD) 之類的

    有時罵很兇的當作是不滿在罵氣話就好了,我有時也會幹XD。

    ebian 於 2010/03/23 00:58 回覆

  • yahsuan3279
  • 大推!!
    說出了我的心聲

    還有沒錯!恰恰真棒!!
  • 恰恰跟鋒哥 真男人們呀!!!
    他們是我最後的指標

    ebian 於 2010/03/28 00:2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