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藥學系時,有上道一門課,專門在講倫理(Ethics)。相信不少人也都看過哈佛大學的著名公開課堂「正義:一場思辨之旅」,而我們上到的課也是類似如此,課中教授們帶我們看看一些例子,學習最基本的對待病人。很多醫療人員會自恃受過專業醫療訓練,比病人更有相關知識而強迫病人接受他不願接受治療等等,其實有些都是在未詳細了解病人之前,身為「醫護人員」的自傲做的決定的。課中的教授舉了一個例子,有位快六十歲的婦人得了癌症,假如馬上接受化療還可能痊癒,但那位婦人卻死都不肯答應醫生乖乖接受治療,對於救命優先的醫生絲毫不能理解婦人的心態,甚至要強迫婦人去接受治療。一直到教授所處的Medical Ethic部門介入,與婦人詳談之後才發覺,原來婦人的女兒下個月要結婚了,而她不想頂著光頭參加自己女兒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刻。教授點出了一個重點,有時醫護人員的最優先考量跟病人的最優先考量並不一樣,而在這種情況下衝突就會發生。

 

除此之外,假期過後的第一天上課早上,就有了很不一樣的學習體驗,兩小時的課程,是由奧克蘭南下來的Family Life Education Pasefika (FLEP)組織來教學。FLEP是一個南島語系島民團體,藉由音樂、繪畫跟戲劇來表達島民(毛利、薩摩亞等)的文化與群社。團體的人們藉由演戲來傳達他們所想表達的,且演一半劇情後就會聽到他們唱起美妙的歌聲,讓我們這些學生們就像在看兩小時的音樂劇,整齣結束後大家仍意猶未盡。而負責總結的導師也講解了當島民文化跟紐西蘭基本白人的文化交流時,裡面所遇到的衝突與反抗。他用了一個很好的比喻,在薩摩亞有很多的部落,而一個部落的酋長就是該部落中最偉大的人,也因此待遇最好。但是假如這酋長到另外一個部落去時,雖然他會被尊為貴賓,但是對待方式永遠不可能像是身為部落酋長那般。有時在這部落被認為是最重要的,到了其他部落並不一定如此。就像在我們身處的普遍社會中,認為到學校受教育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只有在課業與教育上優秀的人,才能成功。但這所謂的教育成功,並不一定是薩摩亞人所最重視的。

 

其實上面兩段,第一段所想講的是「理解」、而第二段所想講的是「尊重」。這兩者看似簡單,但真正運用在生活上卻是困難無比。但也只有透過理解跟尊重後,兩個不同的族群才有可能平等對待。

 

  • 請讓我引用蔡英文女士於賽德克巴萊總統府前首映感想的其中一段:
  • 「在這裡,我還要說一件昨天我沒有告訴魏導演的事。我想告訴他,你片子裡面想要傳達出來的訊息我有收到,這是台灣這塊土地上每個人,除了震撼、感動之外的一份責任。
       生為哪一個族群我們無法選擇,可是我們總是可以選擇怎麼對待其他族群。
       我不是賽德克,但是,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讓賽德克永遠保有賽德克的尊嚴。」

 

 

她這一段話跟我最近的想法非常的接近,也是我最近上過這些課程後不斷在思考的東西。無論是醫生對病人、白人對島民、還是所謂的文明對野蠻,最缺乏的都是所謂的站在他人的角度去想,而所謂「他人的角度」假如沒有理解只是預設的話,也只會造成反效果。我們最想要的,並不一定是對方最想要的。因此,在對待不同族群跟不同人時,理解永遠是最重要的,也只有理解對方的價值觀,我們才能尊重對方,維護對方的尊嚴。

創作者介紹

藍色黑盒子的心小站

eb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sefina
  • 你的分享與見解很棒,這也是這兩天我自己跟其他人談到有關教育與信仰的議題時有相同的想法。我們真有默契,無奈現在是半夜,只好再找時間娓娓道來一些回應。
  • 其實我這篇也沒有寫很多,想講的東西還非常多,但是自己還要思索整理一下才比較有系統。要不然打字打一打就累了XDD

    有機會再來聊這些東西吧。

    ebian 於 2011/09/06 12: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